96968

詩韻情思

發布時間:2011-08-31 00:00:00

    中國是詩的國家。五千年的燦爛文明積淀下了厚重的詩詞文化。唐詩、宋詞則是其中的兩朵奇葩。文章千古事,浮名一時中。其間涌現了許多燦若繁星的詩人、詞家,留下了大量膾炙人口的名篇佳作。詩詞因其節奏的明快,格律的嚴謹,韻味的優美,意境的深遠,易于表情達意和傳唱,受到人們的喜愛,雖歷經千年而不衰,仍表現出旺盛的生命力。

    人們常說,讀史使人明智,讀詩使人靈秀。工作之余,在平平仄仄中,我與詩詞結緣。讀詩,豐富著我的生活。寫詩,陶冶著我的性情。慢慢的,詩成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內容。詩詞就如那陳年的酒,越品越覺得醇香,越品越覺得回味無窮。

    詩書有味,開卷受益。每當夜幕降臨,我喜歡在書房柔和的燈光下,泡一杯清茶,捧卷讀幾首詩詞。心靜如水,漫游的思緒就像涓涓細流隨詩詞的情感而流淌,不知不覺融入到意境中,時而悲,時而喜,時而憂,時而愁……。思想在歷史的時空隧道里肆意的擴散、延伸,就如同那跳動的音符,時而激越,時而低沉。在靜謐的氛圍中,可以邀李杜,訪蘇辛,與他們在心靈深處進行情感的交流,聆聽真誠的教誨,感悟人生的真諦。

   “筆落驚風雨,詩成泣鬼神”。風流儒雅的謫仙人李白飄逸的走來,邊走邊詠唱“我本楚狂人,鳳歌笑孔丘”。溶溶月色中,詩人望月,詠道“舉杯邀明月,對影成三人。月既不解飲,影徒隨我身”。在桃花村,李白與汪倫結下了深厚情誼。臨別之時,寫下了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倫送我情”的詩句。君子之交淡如水,黃鶴樓上,依稀可見詩人送孟浩然的身影,情之所至,必發于詩—“孤帆遠影碧空盡,唯見長江天際流”。詩人遍游名山大川,每到之處,必歌詠之。面對廬山瀑布的壯麗奇景,太白突發奇想“飛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銀河落九天”……。詩句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。世間萬事萬物,經李白妙筆點化,皆成傳世名篇。

    在茅草屋中,一位老人抱膝而坐,“床床屋漏無干處,雨腳如麻未斷絕”,簡陋的茅草屋已不能遮風擋雨,而老人卻吟道“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”。這就是詩圣杜甫。憂國憂民,情發于中。武侯祠里,詩人潸然淚下,“出師未捷身先死,常使英雄淚滿襟”引發多少人的千古一嘆。面對社會的動蕩,人民的苦難,詩人用真摯的感情寫下了“三吏”、“三別”,對當時社會的黑暗進行了無情的揭露,對勞苦大眾給予了深深的同情。杜甫用現實主義詩人的筆觸,反映社會,鞭撻丑惡,留下了人類理性的光芒。

    在滾滾長江邊,蘇軾高聲唱道“大江東去浪淘盡,千古風流人物……”。詠盡古今事,抒發心中情。在山間小路上,道中遇雨,東坡先生未帶雨具。同行者狼狽不堪,而自己卻全然不覺。雖經風雨,亦無所畏懼,吟道“莫聽穿林打葉聲,何妨吟嘯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怕?一蓑煙雨任平生”。樂觀、豁達的蘇東坡躍然而出。人生于世,不正需要這種精神和心態嗎?

   “金戈鐵馬,氣吞萬里如虎”。旌旗蔽日,殺聲震天,辛棄疾騎馬揮劍而來,率領將士們沖向敵人,劍鋒所指,血染戰袍。后因受奸人陷害,辛棄疾遭貶謫,直至被朝廷閑置不用,仍念念不忘“醉里挑燈看劍,夢回吹角連營”、“四十三年,望中猶記,烽火揚州路”的抗金往事。報國之情,至死不改。無情未必真豪杰,情到深處自感人。辛棄疾的報國情懷、堅定信念、戰斗精神深深的感染著一代又一代人。

    ……。

    唐詩宋詞如春風化雨,潤物無聲,常常使人在靈魂深處被感動著。潛移默化中,使人變得更有情調,使人洋溢著生活的激情,使人充盈著內心世界。

    詩有韻,情無限……。
免费毛片超黄